春 雨

北方的城市,春天在微风的吹拂下,在暖阳的召唤下,徐徐而来。先是树枝泛出微微的绿,接着小草从土里探出嫩黄的小芽。这个时候,要是没有下一场春雨是有点说不过去的,大地万物仿佛都渴极了,急切地盼着雨的到来,无论大小,总得下一场,植物们才好茁壮成长、欣欣向荣。

天空阴郁了,乌云犹如黑墨翻滚般涌了上来,风也微微凉了些,空气里似乎夹杂着水气。我心中暗暗思忖,今天肯定要下雨啊。仿佛有喜事即将降临,嘴角不禁微微地上扬了。不仅植物们在等雨,我也在盼雨,盼了甚至不止一天两天。这孕育万物的雨啊,你可别再跟我们捉迷藏了,快快现身吧。正这样想着,果不其然,一眨眼的功夫,有如细丝的雨,便从那万里的高空纷纷扬扬地飘洒下来,晶莹透亮,可爱活泼。我倚窗而立,轻轻推开一扇窗,看了看院子里的植物们,深深呼吸了一口气,那空气里带着花草的甜味儿,多么喜人的雨啊!

眼前的景物渐渐模糊起来,房屋上空顿时披上一层透明的薄纱,像一位美丽的少女羞羞答答,遮遮掩掩。眼前的雨像蚕丝一样,又轻又细,听不见淅淅沥沥的响声,也感觉不到倾盆而浇的痛快。只觉得这好像是一场湿漉漉的轻雾,不声不响地滋润着大地和人心。我不禁在心里自主自语:下吧、下吧,让花草们洗个痛快的澡,洗净残冬留下的斑斑痕痕;让树木喝个酣畅淋漓,然后在睡梦里使劲升高、挺拔,长成苍天大树。

雨依然像棉花般轻,如绣花针似的细,一丝丝一缕缕,密密匝匝地飞洒向各个角落,屋顶、街道、公路、汽车顶篷,全都是它们的身影。在毛毛细雨中,不时走过一个撑着伞步履匆匆的行人,五彩缤纷的雨伞仿佛一朵朵盛开的睡莲,为这灰暗的街道增添了许多色彩,使街道变得灵动可爱起来。

几个调皮可爱的小孩,冲进这如烟如雾的雨中,他们想要逗弄一下这场小雨。瞧你这么微小细弱,我才不像大人们那样怕你呢—-连忙撑起了雨伞。我偏要来和你们玩一玩,他们伸出稚嫩的小手,认真地想要抓住一根雨丝,一连伸了几次手,可是哪里抓得着,雨丝儿十分狡猾,只在小孩们的手掌上轻轻滑过,留下隐隐的星星点点的水痕,便钻入地面不见了踪迹。

再看看院子里那棵高大的洋槐树,树干粗壮,错综复杂的树枝伸向四面八方,整个儿被雨水冲洗过后,俨然换上了新装,水淋淋的叶子是那么绿,绿得耀眼,绿得透明。这清新的绿色仿佛在雨雾中流动,流进我的眼睛,流进我的心胸。

还有那一片火一般红艳的爬藤蔷薇,它的叶子铺满了整面墙,随着微风起起伏伏,仿佛绿色的波浪在涌动。花朵和绿叶此刻正贪婪地吮吸着这清甜的甘露,露出十分迷人的笑脸,笑嘻嘻地向我点问好,又似乎在赞叹这美丽的春雨,虽然姗姗来迟,却十足珍贵无比。

机灵的小麻雀,灰色的爱唱歌的喜鹊,它们一齐在春雨中穿梭、盘旋,忽上忽下,忽高忽低,唱响悦耳动听的歌曲,那歌声时大时小,时而欢快,时而低沉,时而悠扬,时而高亢,为这绵绵春雨伴奏。

大地上的一切生灵,都被潇潇春雨洗礼了一番,变得更加清新可人。春雨,滋润着大地,滋润着大地上的树木、花朵,使一切变得生机勃勃。